作者: Mg

2022-05-10

病毒株的更多變異、疫苗的分配間題與施打速度,以及各國防疫的調整、管控的強弱和醫療量能的差異,持續在 2021 年末、2022 年初,即 110-1 學期,持續造成多個國家、地區的再次流行。真實情境的複雜性,大大超過遊戲的體驗設計。在〈瘟疫公司 Plague. Inc.〉,解藥只須完成一次性的研發,就可扭轉人類命運。然而,有幸在這兩年疫情生存下來的人們,在真實戰「疫」中磨練出的實力與知識,遠多於模擬遊戲可以觸發的。

2022-05-04

戰爭連接起的時代交界之處,特別能呈現人們的經歷是斷裂且荒謬,經常在國家權力的施展下被推前推後:戰前取得資格的產婆,在戰事之下,成為產兒報國口號下的執行者;戰爭結束,進入戰後時期,優生保護法通過後,助產婦又被國家徵召,擔任起受胎調節的指導員,成為國家調控人口的協助者。

2022-04-27

新自由主義)醫療化以一種個人視角看待障礙,社會的壓迫並不是太被強調,或是完全忽略。在醫療化的世界中,要打破障礙要靠自己努力。電子耳植入術成為了一種可以證明你努力過的資源之一。有一位受訪者是植入了一耳的電子耳後,變得很自信,但對於自己的口語產出仍是不滿意,所以打算再去植入一耳。電子耳植入術也許蘊含了某種健全身體的觀點,但接受這個手術的本身,指向了某種身體自由,指向了可以對其抱著希望的未來,接受手術作為一種身體實踐,是在既有社會框架下,自己少數能施展的能動性。

2022-04-19

if we stand on land, we have a common understanding, we take the land as a granted foundation for our existence, a granted condition that allows our interacting with one another. If we are at sea on a boat, we cannot take that foundation for granted, we know that the relation we form in the little community of our boat is necessary to prevent us from sinking. Undercommoning is to form a common bond tha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hold on and avoid drowning.

2022-04-19

如果我們站在陸地上,我們就有共同的理解,我們把這片土地視為存在的堅實基礎,一個允許我們相互交流的條件。若我們在海上乘船,我們則無法將這個基礎視為理所當然,我們知道在船上形成的小社群關係,對避免溺水是必要的。存有式的共生之姿形成一個共同的點(bond),是我們得以抓住並避免沉溺所必需。

2022-04-11

交友軟體的設計是高度政治的,設計的本身立即區分人我之間的關係。在有關性安全健康的設計上面,HIV 是一個高度個人化的資訊,涉及極度敏感的隱私及親密的議題,有哪些選擇、選擇的方式、設計的美學調性、視覺化的介面與資訊的流程,都跟使用者是否能在一個看似高度私密,卻又充滿多重監控的環境下「自由自在地社交」有關。

2022-04-05
2022-03-28

這批特立獨行的產婦,常以自己的身體經驗來理解原有體制的問題,並驗證新理念的成果。阿萍醫師的身體經驗不只是自己挫折的孕產歷程,還有在行醫的疑惑,也藉由磨練不同的孕產照護技藝,確認實作的方向。發聲型出走的產婦不只是實踐自己的理想,也以互助的形式,為他人創造新的可能性,這包括昔日國際母乳會成員的串連,以及今日的生動盟。而阿萍醫師的行動場域在專業健康照護服務的提供,偶會出現志同道合的夥伴相挺,而她也奮力讓自己靠行的醫療院所打開不同的模式,並同時與助產師合作,創立助產所,並持續連結其他醫療專業,包括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甚至中醫師。

2022-03-21

因為明眼人對於「看」這件事的理解太狹隘,認為「看」一定是眼睛,而且事實一定是自己眼睛看到的那個樣子。但如同〈明盲如何共處〉一文提到過的,盲人用眼睛以外感官所形成的經驗世界,經常是超乎明眼人想像的、難以理解的。因此不要把明眼人想像的社會規則加在盲人身上,常提醒自己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都是特定時空下制度與物質實作的結果,如此才可能對他者產生真正的理解。

2022-03-15

在當代中國,中醫通常把他們的醫療工作描述為與西醫徹底對立的。例如,西醫被認為在治療急性病與器質性病變(acute and structural conditions)時較為有效,而中醫則擅於處理慢性病與功能性病變(chronic and functional conditions)。儘管醫師們純化了這兩種醫療體系的對立,但他們在臨床工作時仍積極追求二者的整合。換言之,臨床工作的混雜性與在論述本體時的純化工作緊密相關。

2022-03-07

在戰事中,透過社群媒體打造出讓人感到透明且直接的政治溝通、利用迷因引發分享及共鳴,並針對網路世界對尖端科技的迷戀投其所好,成為烏國得以贏得網路鄉民的共情共感,進而自發地展開許多協同行動(collaborative actions)——即不共時、不共地、甚至沒有共通的語言文化,皆能在共享的平台上展開相互呼應的個別行動。

2022-03-01

想想哆啦A夢的劇情設定,每次提供給大雄使用的器具,被胖虎跟小夫搶去亂用,結果往往落得適得其反,甚至釀成大禍;原來漫畫家在半個世紀以前,就對過度仰賴科技有所擔憂了。石黑一雄筆下那個悲憫、忠誠,渴望陽光的克拉拉,終究也沒有解決人類的孤獨,反而映照出一個反烏托邦的黑暗現實。至於《天兵阿榮》用一隻秀逗的機器人來反省不夠民主、無法照顧弱勢的大數據,固然很有啟發性;但是若現實中照顧機器人當機了,究竟會帶來多少災難呢?

2022-02-22

「地下水是誰的」從來就不是可以用言語、規範或制度可以解決的問題,更涉及不同行動者藉由(例如)圍繞著水井周邊的物——水、電、馬達、鑿井設備——來試圖編織出其他行動者必須照著走的形勢之過程,以及其中(往往是沈默的)鬥爭。

2022-02-14

從STS觀點來看這項技術的話,我們還會發現拼板舟的製作過程更有深意。主要是依據船體形狀、部位,依照部位的不同而使用各種特定木質的材料;而且因為尋找合適的樹木部位,可以順著樹木生長的紋理,不只有合適的形狀,板與板之間可經過精密的考量,以求能緊密接合,後續填縫工作也較為容易。此外,這種作法也能有比較好的材料強度,更重要的是可以使用最少的材料,因此需要砍伐的樹木能降到最少,十分具有永續發展的精神。

2022-02-06

有關電流如何在元件中傳來傳去?它又是走哪條路徑?其實大多數的時候是看不到的,通常只有被電到時會驚叫一聲(如果還可以叫的話)。然而隨著科技迅速發展,現代的電子產品幾乎是由積體電路主導,原本應該是由為數眾多的零件,例如電阻、電容、二極體、電晶體等等組成的線路,都化身成為一個個整合的晶片,拿到手上看到的只是帶有一根根接腳的超小黑盒子,以及晶片的資料說明書(datasheet),實際的電路已經是離大家越來越遠。

2022-01-27

作為生產事件的當事人,於是認為這個生產文件應該是個呈現特定墓誌銘的藝術事件:「這裡埋葬了一篇無法被辨識出寫作者的讀書心得。」透過這個事件,我們發現社群網路中的黏稠集體性:即便唬爛文字脫離了生產(作)者,生產器編碼者,但是卻會緊緊黏在「評論者」的社會環境當中。在學術作業生產器的藝術事件元宇宙裡,是否也呈現「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就是鬧劇」呢?

2022-01-19

「222根,很好記吧!」這可是我的博士論文題目,沒有這麼多根刺,我猜臺灣不會發展出這麼豐富多元的虱目魚飲食文化,從連骨帶肉弄成魚丸,到中秋烤肉的魚香腸,再走到一種極緻,把整尾魚放到陶甕裡,滴出純淨、高品質的虱目魚精。在廚房、餐廳、超市、電商,盡是虱目魚的身影,只是跟分解仔一樣,型態變化萬千,只為了這一代不懂魚刺的學生。

2022-01-06

In this story, the efforts by activists, self-identified as “water protectors,” focused on building an infrastructural world through timber, tipis, knowledge/operations centers, and prayers. This infrastructural strategy was central to their defiance of an energy transport “Dakota Access” oil pipeline as well as central to their defense of homeland territories. Their work opens up new conceptual horizons for “seeing” the relational work of energy infrastructures in Indigenous projects for self-determination and may inflect a much-needed Indigenous environmental justice (IEJ) perspective to anthropological and STS discussions on the “politics and poetics” of infrastructure.

2021-12-29

小詹的這段話,讓我想到近年推動食物設計不遺餘力的荷蘭設計師Marije Vogelzang在接受專訪時就認為,疫情期間我們更多在家煮飯、更多彼此分享,其實應該更加感恩。疫情期間,撇開財政部仍然堅持不開放網路賣酒不談,我們其實得以從這些因應「啤酒」無法社交的相關設計中重新檢視「社交」在你我日常生活中的意義。我們應該慶幸不用再與不喜歡的去居酒屋甚至二次會,我們應該高興能以線上飲酒的方式進行團隊建立,我們應該正視社區酒吧對於社區生活的重要性,我們應該思考以社區所有權來經營酒吧的可能性。最後,也最重要的,我們應該因著啤酒的多物種釀造的「物性」,開始想像以精釀啤酒作為一個開啟多方連結、社會創新的可能性。

2021-12-16

在核四重啟的公投中,我們不時看到誤導民眾的資訊,或者宣稱科學卻似是而非的話術。這是為什麼我與來自清華、中山、中興、東華、政大等跨科系學者近日聯合召開記者會,駁斥諸多錯誤資訊與論點,我們也從各自專業領域提出核四重啟在「工程技術」、「忽視核安」、「核廢難解」、「解決空污」、「承擔核災」、「經濟效益」、「五年發電」、「違反正義」的八大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