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的慾望人與慾望物

月野: 我們今天要來談鬼滅與精神分析的關係。請直接進入主題,連環爆雷。

馬上:每個鬼似乎最後都回到生前沒有完成的慾望。這個沒有完成的慾望也長成他變成鬼的主要血鬼術。炭治郎遇到的第一隻長手鬼小時候怕黑,要哥哥牽他才願意出門,卻忍不住鬼的誘惑殺了哥哥;敲手鼓讓空間旋轉的響凱,生前是不得志的作家,希望做出讓他人稱讚的作品而無法自我解脫;蜘蛛鬼的下弦五累從小多病,卻誤以為爸媽要殺害他之後殺了父母,做鬼之後不斷想「收集」其他鬼做他的家人,還有無限列車裡的猗窩座,所有的招數都是生前未婚妻髮式而變化出來的形象。所有的鬼,都透過生前最後一絲的慾望和懸念,不斷掙扎著……

月野:這部劇會讓我想到精神分析,主要是關於童年遺失的記憶,雖然也有一些成年後痛苦的記憶。這是人與鬼同樣重要的生成新自我的關鍵。當然,一種是人變鬼,一種是人變強。變鬼的記憶,比如剛剛那個你提到的長手鬼小妹死前想起自己怕黑,是童年的恐懼;失志作家不忍自己的作品受辱轉而變鬼的痛苦經歷,是自我的剝奪,變成鬼等於是某種自我轉化與完成。

在蜘蛛山的殊死鬥上,則是使人類「變強」的童年記憶的拾回。三位主角少年各自在森林的不同位置,面對三個強敵,堅持到最後一刻幾乎都面臨被打敗而瀕死的時刻。就在此時,愛哭鬼善逸想到訓練他的鬼殺隊資深成員爺爺的關愛;永遠戴著豬面具的伊之助突然想起遙遠模糊的母親的面孔,等於想起被山豬養大的他以前的懷抱;而炭治郎則在關鍵時刻想到幼年時看過體弱多病的爸爸居然可以跳出奔放勇健的火之舞。

鬼滅之刃全集中展賞析忍姐親女兒特效義勇沒被討厭伊之助最慘- 笑彈俱樂部同時間,禰豆子也突然學會血鬼術,可是,卻沒有從她的視角而來的特殊童年記憶,有點對女性不公平,畢竟不論男人或男鬼都有這種記憶。有的只是媽媽的靈魂過來請求她救哥哥,她因此就突然爆發,無師自通學會了燒斷下弦五那強勁地足以瞬間肢解人體的蜘蛛鋼線。十九集是真的節奏緊湊、配樂又催淚,但事後分析,會覺得少了什麼。原本我們會想像,女性漫畫家本身畫這種打鬥主題比較特殊(至少許多人這麼認為),劇情也比較多照護特質,讓許多鬼的前世都更有溫度,甚至可以同理鬼的遭遇。很可惜對於禰豆子是一片空白,但這可能與她的中介性有關。鬼要死前才能有這種悔恨的回憶,而使人類變強的回憶則是感覺被愛、感覺完整的回憶。在蜘蛛鬼累的童年回憶與三位少年的瀕死回憶之間,獨獨不見禰豆子的回憶,可能正是因為她是一個難以被歸類的存在。既不是將死的鬼,也不是即將變強的人。

總之,就人類變強部分,找回童年遺失的記憶,是自我超越的驅力。這點我覺得蠻精神分析的。

那個,你對於禰豆子不能說話沒這件事情,有沒有什麼想法?

馬上:禰豆子介於人跟鬼之間,是裡面唯一不能說話的主角 。但她的「象徵」其實有點曖昧。鬼會說話,是要讓人以為對方可以溝通,反而進入鬼的「思維模式」裡;禰豆子不能說話,似乎表現她沒有「進入鬼的思維」。但不會說話,又常常處於被他人「代言」的狀態。哥哥要她忍耐,鱗瀧師傅要她「把所有人都看成家人」,禰豆子反而成了所有人另一種壓迫和要求對象。作為最柔順的妹妹,變成扮鬼還是得要柔順。變成鬼還要「柔順」是被刻意要求的。當他們第一次來到產屋敷家族,不死川實彌那次用刀刺的考驗裡面,禰豆子其實很想掙脫卻無法表達。那一幕的畫面,超級有種「媳婦」在父系家族被公審「忠心」 的味道。

月野: 同樣是不吃人的鬼,其他鬼能說話,禰豆子卻不能。她嘴裡的竹筒是水柱富岡義勇第一次對戰之後幫她戴上的,為的是抵抗想咬人、吃人的慾望,但在那之前,她已經擁有保護哥哥的慾望。所以竹筒也有點像是一種約定的信物;一方面是富岡義勇憑著她的護兄之心去「馴服」她,同時也是對炭治郎的親情「馴服」了她。

馬上:嗯,親情這個議題很有趣,很深入。尤其跟蜘蛛鬼之間的對比。蜘蛛鬼累一直想要禰豆子加入他的鬼家族。一方面是看到禰豆子的強大家族吸引力,另方面似乎也對她的鬼力想要據為己有。這些都是把親情當作「能力」而不是「牽掛」的對比。

月野:總之,那不是單純的柔順或被馴服。一方面她要靠自我的意志力來克服鬼的野蠻;另一方面,靠的是鱗瀧師傅給她的催眠: 「保護人類、人類是家人」。換言之,在她身上同時有不傷害人的催眠、吃人的慾望,所以她的身體也是人類文明與鬼怪慾望之間的戰場。
鬼灭之刃:兄妹羁绊之力爆发,炭治郎和祢豆子斩杀十二鬼月之一馬上:跳開裡面的內容討論,到時候涵多路要寫的對話到底要怎麼處理呀?

月野: 我的計劃就是把我們以上的對話,用靠近聊天的原始面貌呈現。

馬上:只是因為這樣對話的內容比較即興,可能有一些意見不是很確定。

月野: 可是這樣才有趣啊。正經八百讀的文章到處都有。我們想到什麼說什麼才稀有吧?

馬上:XDDD

但,這要怎麼跟STS發生關係呢?

月野: 我們可以談談物件啊,比如日輪刀,會變顏色,但用劍會改人的姿勢,以找到該砍的角度使攻擊力最佳化。人劍合一互相影響,這很ANT吧。人與劍彼此受到彼此影響而構成更大的一個網絡。血鬼術則是製造幻境,但有時具有真實殺傷力的幻境。可以說是一種社會建構論。

馬上:對了,有一點我有些小失望。除了烏鴉,裡面竟然只有「麻雀」這個意外的信差。好像所有的鬼殺隊士都用劍,似乎應該像鬼一樣用不一樣的武器吧?我對鬼滅裡的的「物體系」有蠻多想像,除了不同的劍和使用者之間的連結(像是另一種親情牽絆),鬼透過生前的想念和慾望留下來的「物件」武器,還有愈史郎以及箭頭鬼用符咒「延伸視覺」和「改變邊界」的物件操作,這些物的效果,讓鬼殺劍士也可以得到鬼的「超人」能力。於是物可以改變人,讓劍士變成「超越人」的「非人/鬼」。
大哥沒有輸!1:1比例「煉獄杏壽郎」日輪刀原生配音、「炎」全收錄| ETtoday3C家電新聞| ETtoday新聞雲月野:使用同樣都是劍的武器,是集體訓練的問題嗎,要求統一性,要求團結?但劍會隨人的境界改變顏色,所以也還是有個體的主體性啦。但不管是水之呼吸(頭髮眼珠都是紅色的人變出水之呼吸只是因為師傅是用水的吧?難怪造劍的人會生氣XDD)還是雷之呼吸,都是要靠人、劍、超/自然動力這些超越個體與物體的邊界的「延伸」,才能發揮力量。所以一直呼喚那種人與物、人與環境的連結。是說,蝴蝶忍似乎不用劍殺鬼喔(雖然有劍,比較短),她用藥。用藥殺死鬼這件情,比起用符咒、超能力、武功等等,都更貼近把鬼「人性化」。鬼一方面吃人、且互相殘殺,彷彿沒有文明、沒有社會性。但另一方面,構成鬼的最初條件卻是每個鬼還是人時的社會信任或人間條件的崩潰,但即使成為鬼之後,「像人」這個部分,比流血、會死掉、有情緒、有記憶,這還是很像人的。鬼的物質性都能從一些特殊造型中辨認,但魔力至高的鬼王,卻隱身在都市結婚生子,過著完全像人一般的生活。

馬上:鬼和殺鬼者的組織對比也很有趣。殺鬼者有嚴密組織,鬼好像沒有,原來說不喜歡群聚,但是又在過程中被鬼王「組織」了起來。沒有能力的鬼被鬼王殺死,能力不足的鬼殺隊只能靠臉上斑紋來開外掛。鬼殺隊沒有再生能力,所以有「隱隊士」和「蝶屋敷」,還加上了轉變人鬼藥理學的「珠世大人」。說起來,組織內的情感也是一種「擬親情」,鬼最想得到而得不到的東西,除了親情,還有組織這樣的情感。

月野:鬼一旦越來越強之後,就會越來越像人類。要高/人鬼一等的鬼才會變成變成群聚的12鬼月。
鬼滅之刃:紳士還是hentai?鬼舞辻無慘的這些細節讓人一眼明了| 尋夢動漫馬上:喔,對沒錯。就這兩個不同了。鬼的記憶成為幻術,卻又要跟記憶和解才能夠「離去」。這個部分真的很心理治療。這個梗也很像所謂的「幻肢治療」法。用印象中的過去但已經失去的東西,再次出現並且「體現」(embodied)在鬼的慾望裡,而得以解脫。或者說,鬼的執迷可以用鬼殺隊的劍來處理,但是觀眾對鬼的執迷理解,更需要「慾望的體現」來回應。

月野: 鬼真的很需要心理治療。幾乎每個鬼都受創極深才變成鬼。
另外,你看那個無限列車,特別把現代怪物火車,跟鬼結合,這很STS呢。

馬上:對,這個梗我超愛!尤其伊之助看到火車的時候,一直想要跟這個怪物一決高下,超有趣!

月野: 話說回來,其實我覺得火車是很社會性的,雖然也是理性工業的發明,卻也有很社會的一面。比如鐵路便當。大哥吃的便當本來沒有名字,後來大哥真的太紅了!(大哥沒有輸!!!)作者就宣布了大哥吃的便當,牛鍋便當瞬間在日本熱銷。

馬上:「Umai!」煉獄大哥的說法!(現在連line都有煉獄大哥的聲音貼圖了~)
鬼滅之刃》炎柱狂讚好吃的便當是哪款? 作者親曝菜色| 鄉民爆報看| Oops | 聯合新聞網月野: 還有保護第5節以後的車廂,好有情有義!讓人以後搭台鐵高鐵都想要搭在有炎柱保護的車廂XDDD

馬上:我覺得身體感,大概是這個動畫特別展現的部分。炭治郎用嗅覺區分人鬼,愈史郎用符咒延伸視覺,還有不斷再生的身體。整部電影超級Phantom-cyborg.

月野:炭治郎可以靠嗅覺辨別人鬼, 豬頭是對土地的感覺很敏感嗎,觸覺。善逸是聽覺敏感吧?

馬上:對。你有看無限列車電影版吧?

月野: 當然有。(我剛剛連第幾節車廂都提到了耶XD)

馬上:他的那個豬頭頭套讓他得以「躲過」魘夢的視線攻擊。

月野:對對對!面具是超重要的技術物。

馬上:那招真的很絕。。。哈哈。鬼的「非人」狀態其實很STS。

月野: 偽裝是在叢林存活的法則。(而且夢鬼從頭到尾只會那一招)

電影版的無意識也很有趣,超級精神分析。

馬上:嗯,沒錯沒錯!精神核心。我只覺得太像達利。又太像inception?

月野: 對,要殺死自己那邊很像。為了從幻境中醒來。

馬上:哈哈,然後伊之助還阻止炭治郎差點在真實狀態下自殺。

月野: 換言之鬼要懂得做夢的技術,而鬼殺隊克服的辦法是要懂得從夢中醒來的身體技術。

馬上:其實很多神話裡面是說鬼是靠吃人的夢或者願望存活的。

月野: 嗯…很19世紀宗教人類學的fu。
鬼才聊電影【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堅守人類的信念@鬼才跟你講故事- 探路客部落格馬上:不過整部漫畫,用重建日本殺鬼故事的方式,解構日本的現代性。超級像Marilyn Ivy的Discourses of the Vanishing。武士的精神,在電影「黃昏清兵衛」裡面出現的是脫離藩鎮規矩進入人性追求而受困;在鬼滅裡面成為各種術數與劍道的對決,卻一直期待著「身體」與「精神」這雙重限制的超越。過去(家族)的消逝,成為現代(脫人為鬼)的羈絆。日本國族「脫亞入歐」的技術現代化,在鬼滅裡面成為「脫體入鬼」的執念想像。新的技術物出現如「火車」(在無限列車裡),「槍枝」(在未來的無限之城戰鬥裡),從裡面發現與鬼(非人又能夠與人結合)的相似性,而產生試圖超越人的心物問題的存在二元方程式。鬼滅雖然看起來存在鬼與人之間,但已經暗示了人與技術,人與環境,人與物質之間糾纏不止的問題啊~

月野: 打鬥的日本漫畫通常給我的感覺是超越日本國族的。

只是,大正年代,確實是明治以後一個民主時代,武士道很可能已經在幕府末期已經式微到大武士不是做官革新就是捲入暗殺等等。所以我會想像大正反而是比較不會不需要使用到「劍」的時代。所以主角們去到都市搭火車,必須把劍藏起來。劍代表的是鄉村、落伍、被淘汰掉的日本的過去。火車應該是當時新穎的科技物吧。結果也還是只能成為夢魘鬼的寄生窩。不管科技再怎麼進步,可能要抵抗的人類夢魘還是有些類似的張力?自己在自己的業障裡頭出不來,困在那些表面上圓滿了悔恨,其實痕跡鑿鑿的夢裡。

結果,反而是依靠這些劍士默默的努力,人類才能生存下來,人類卻完全不知他們得到了這樣的保護與恩惠。劍這個物件不但能殺鬼,也能殺掉妄想的自我,算老科技的又象徵又務實的用途啦。劍算是一種原生自我的象徵物,是人-器-自然之劍士的延伸吧。

馬上:那這樣,下禮拜要講鬼滅的含多路文,你覺得材料夠了嗎?如果不太夠,我覺得可以另外介紹一個用來回應STS關注議題的漫畫。我可以介紹「宗像教授異錄考」。

月野:好喔。等到動畫出來更多集之後,我們再續聊吧!

劇場版鬼滅之刃」兩週157億衝日本影史前十JR九州推真正「無限列車」 | undefined - Yahoo奇摩行動版

 

涵多路專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