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上課的隱形斗篷遊戲

原本以為生活在台灣這個多變島嶼的子民早就練成金鐘罩神功,讓困擾世界一年多的covid-19病毒完全無縫可入,但在母親節假期後不到一週的時間,超級賽亞人還是帶來了新禮物,不明來源的變種病毒重新on-line,台灣終於不再孤立於世界,真真實實地開始與世界共舞。
由於這波感染來得快又急,台灣只好重拾去年嚴格的防堵政策,要大家保持距離,減少出門。和去年最大的差異是社區感染已是事實,不再是假設的議題,所以除了剛開始一兩天的瘋狂搶購人潮外,萬人空巷不再只是一句成語,而是真實呈現在疫情較為嚴重的雙北市,儼然是當年楚留香播出時的情景,或是早些年台北市過年期間的景象(這些我都只是「聽說」而已,畢竟不住在雙北!)。回顧1979經典港劇《楚留香》
教育部為了因應學子上學時的混雜,而且不像去年還沒開學還可以來個延後兩週開學,後面又有畢業典禮、指考等不方便延長學期的壓力,只好匆忙來個全國遠距教學,學生不用到校上課,但課程不停止,果然瞬間造成全國家長與老師們的崩潰,每個人的崩潰點不同,就不再此詳述。
其實從去年開始,遠距教學本來就在大學端選擇性地實施中,尤其是全球疫情剛開始的下學期,各式遠距軟硬體也紛紛投入教學與會議中,大家也在勉強可接受的情況下執行了一段時間,各種突槌狀況也不斷融入各個教學與會議現場,但台灣總是沒像全球其他地方的高感染率,所以隨著本土加零持續出現,遠距教學就漸漸被遺忘掉,直到最近才重新被迫執行,大家重回主播台。
遠距教學或會議,教學與會議的執行場域從公領域進入了私領域,大多數人家中的陳設與生活習慣並非為教學與會議所設計,因此全國遠距教學執行期間,亂入的情景不再只是小孩進入老媽老爸的全球重要訪談中,漸漸開始出現家庭裡其他成員為節電而衣著較少的走動圖,或是模範生房間裡凌亂未完成的天才構思等等。遠距軟體開發公司當然能體恤大家遠距工作的辛勞,在山也AI、海也AI的情況下,為了保有大家最後私有空間的隱密性,當然也要AI地推出虛擬背景,讓大家在虛擬的教學會議空間裡更加虛擬。
May be an image of 1 person and text

由於我不具有資訊專長,所以後面說的純粹是自己想的,資訊大大可別把我打扁。虛擬背景原本我以為電腦只會抓住鏡頭前的那個人,然後自動忽略背後的景象,就像我們平常看到使用虛擬背景的會議場所那樣,所以我們就可以在主講者後面亂動也無所謂,還好我天生手殘,總是會弄出一些奇怪的測試條件,所以就發現主講者背後的真實走動者並不會消失,這也算合理,畢竟又沒說鏡頭前面只能有一位參與者,那到底虛擬背景是抓什麼資訊來虛擬呢?所以就開始了一連串的試驗,大概猜出膚色是他的重點色,遇到膚色訊號時會做為演算重點而被保存下來不會被虛擬掉,所以如果手持一本非膚色的書,就會發現手被切斷,只剩下持書的手在空中飛舞,書跟周遭的場景會被虛擬背景所取代。這個大概跟美肌相機也有87分像吧,遇到膚色就拼命平均周遭的色差,產生大家要的平滑效果,比什麼一天只睡一小時都還可以再靠近一點看。

May be a closeup of 1 person and text
遇到膚色訊號時會做為演算重點而被保存下來不會被虛擬掉,所以如果手持一本非膚色的書,就會發現手被切斷,只剩下持書的手在空中飛舞,書跟周遭的場景會被虛擬背景所取代。

在無聊的遠距教學準備中,如果這麼有趣的事就此打住,那就不是我了,於是問題持續延伸,如何讓在背景走動的人消失?大家可以依此原則來測試,我的辦法是拿東西遮住身上膚色的部分,例如浴巾或是衣服,同時測試遮住多少百分比的膚色就可以隱形在虛擬背景中?經過測試,大概遮住下巴以下,整個人就消失了,然後就可以在虛擬背景後盡情跳舞,這算是哈利波特隱形斗篷的現實版嗎?希望這篇文章的解法提供喜歡在家節能的長輩們一個有效的方案,增加涵多路的點閱率,然後那個,對,那些想在期末考中作弊的同學們,把虛擬背景關閉吧,老師已經事先研究出來了,你們的招數又少一種了,呵呵!

May be an image of 1 person and text
如何讓在背景走動的人消失?
May be an image of 1 person and text
我的辦法是拿東西遮住身上膚色的部分,例如浴巾或是衣服,同時測試遮住多少百分比的膚色就可以隱形在虛擬背景中?經過測試,大概遮住下巴以下,整個人就消失了,然後就可以在虛擬背景後盡情跳舞,算是哈利波特隱形斗篷的現實版。

皆劈海大王

涵多路專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