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文。涵 多 路 Posts

2020-11-15

「曼玉啊,台灣可以算是現在全球少數沒有被疫情影響太多的地方,我們沒啥影響吧我猜。是要當別人家的對照組是嗎?」
「Tony,反正就是增加多一點不同國家的代表啊,而且你怎麼知道台灣一定沒有影響呢?總是要有實證精神調查一下吧。

2020-11-08

電之於其他力學,似乎就不是那麼直覺與容易被理解。他總是那麼難以觀察也難以再現,唯一確定的是:被電到的感覺絕不是愉悅的!

2020-10-31

和李維史陀討厭旅行、痛恨探險家一樣,我不喜歡「以OO為例」的副標題,但我們都還是破了例。他為了做研究,我則是侯孝賢的電影還看得不夠多,只能以他1987年的作品《尼羅河女兒》為例,談談在片中不經意現身但饒富趣味的技術物

2020-10-24

我們怎樣認識蛞蝓?我們對蛞蝓的「認識」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那就叫做「知識」嗎?我們怎樣知道我們對蛞蝓爬行的知識是正當的?在哲學裡,這些是「認識論」的問題。這是人類的事,蛞蝓不參與討論。

2020-10-17

在文化人類學的課堂上,我時常要求學生重寫卵子精子的故事,通常是在讀了Emily Martin的〈科學如何建構了一部以男女刻板性別角色為本的羅曼史 〉之後。我要求他們發明其他種敘述精卵相遇的方式,或是另類的月經故事。

2020-10-11
2020-10-02

直到今日,一般印刷都是用四色(CMYK)去混,調出要的顏色。但當你遇到了美麗的插畫作品當封面,實在不忍卒睹調色調不準。哪怕藍多一點、紅多一點,整個fu就會走鐘。為了留住美麗,最準確的辦法是選擇特殊色。直接給印刷廠色票號碼。但,特殊色比較貴,所以…

2020-09-26

人類歷史中不少社會群體根本沒有市場交換,經濟活動是根據截然不同的模式與原則在運作,社會成員的思維中也不存在傳統經濟學者所謂的經濟理性思考。他們認為即使在現代的市場經濟社會中,理性經濟人(homo economicus)只是創造出來的虛構人物,因為人在市場交易中通常不會只考慮經濟效用與價格成本,還會考量一些有的沒有的,例如和對方的有沒有交情、產品生產過程是不是不道德。

2020-09-19

「以北方之林業,代用於南方,似不可能。北方之林業,係單純林式之經營,而南方之林業,適得其反」我們該採用何種史觀,方能彰顯戰後臺灣森林史與環境史的複雜與波折,而不是逕自地以獨佔、掠奪、貪污、開發對上保育等詞彙來一以貫之?洪廣冀老師提醒我們要用更在地環境史的眼光,來看待南方。

2020-09-13

船是人類在海上交通的載具,考量安全首要就是要保有浮力,也就是浮力大於船的總重量。但在船舶實際航行及運作上,有各式各樣的需求影響細部設計,進而影響船在海上的操縱及實際動作。即使在「科技發達」的今日,船舶海上安全仍是一個需要關注的議題。在海上如何保命?山海姬教你:首先把貨物綁好,門關好!

2020-09-05

當我們會說某人雖非某主題的專家,但有很好的素養時,我們的意思究竟是什麼?當一個人在領域知識、專業技能上,都不是同儕中的頂尖,光是一些基本知識、初中階的能力,以及很好很正確的態度,這樣就能說此人在該領域素養很好嗎?

2020-08-29

當猩猩大軍硬闖製藥公司,釋放實驗室中的同類;當凱撒站在舊金山電車車頂,率軍駛向金門大橋,這幾幕帥得我激動萬分。我突然明白自己並非沒有英雄夢,只是我嚮往的英雄路不是人類走的,是受壓迫之物種反撲萬惡人類的征途。

2020-08-22
2020-08-08

台灣多處曾有過水路時代;但玻璃纖維強化塑膠引入後,木製漁船大量汰換成「塑膠船」。帶著這樣的遺憾與對傳統船的盼望,蘭陽博物館開館10年後,我才知道常設展中有幾艘傳統小船,實在激動地瞠目結舌難以自已。

2020-08-08

回首2002年,當時科普書常見的誤譯原因有:不熟悉學術界及外國生活;基本科學訓練不足;常識不足;編輯亦有相同問題。

2020-08-04

1930s巴達維亞,殖民者用罐頭凸顯自己與土著不同;美國流行冰箱後罐頭退流行,二戰退役士兵卻又帶回spam罐頭;80s青葉滷肉飯,見證了雙薪家庭的童年。

2020-08-03

讓我們專注於蛞蝓君吧。牠發現自己被放在一塊垂直的玻璃板表面,一道光從水平方向打在牠身上,蛞蝓君體內發生了光解作用,接著神經肌肉興奮了,牠開始向光爬行。

2020-08-01

紅燈就紅燈還要文字說明?這樣的燈號到底協助了用路人什麼,或幫助了管理者什麼?

2020-07-23

正如瓦特不是蒸汽機之父,或說史蒂芬生不是火車之父;其實愛迪生也不是燈泡界的國父,而是音響界的國父。

2020-07-11

某日當我打開垃圾信列表時,我發現有本期刊的邀稿信,負責編輯的署名是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