紂王.性騷擾與相對性別

記得許久以前,兒子睡前故事時間,輪到了讀兒童版的封神演義。此版本開宗明義第一章標題就是:紂王得罪女媧。讀著,讀著,不覺茅塞頓開,商朝亡國,原來起因於性騷擾事件!同時也暗自稱奇,前人的性別教育讀本,竟有如此創意。

這則故事的簡易版是這樣子的。話說,紂王繼位之後,循祖例赴女媧娘娘廟進香。入廟後,紂王一見女媧娘娘塑像,驚其容顏絕倫,大喜。進香之後紂王喝了點小酒,藉著酒興,隨手提筆於牆壁上寫了一首歪詩:

「鳳鸞寶帳景非常,儘是泥金巧樣妝,曲曲遠山飛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帶雨爭嬌艷,芍藥籠煙騁媚妝,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王。」

之後,女媧娘娘返回廟中,見牆上歪詩,勃然大怒,認為紂王此舉大不敬。憤憤召來軒轅墳中的千年狐狸、九頭雉雞與玉石琵琶精。讓她們附身絕世美女迷惑紂王,最後毀掉商朝近六百年基業。

後來與朋友分享讀後心得。有位朋友說,紂王於公開場合對他人身體特徵出言不遜,屬公開性騷擾,應加重刑責。另一位平時相當重視人權議題的朋友則不忘提醒。希望我跟兒子說,並不是每個有權位的人犯錯都有女媧娘娘來懲罰,因此制度非常重要。的確,紂王是踢到天大一塊鐵板。換成尋常人家,除了制度保障,恐怕沒有人會跳出來大呼: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其實,所有的朋友都應該對性別友善這個概念更敏感,也該對相關權益的主張更積極。記得幾年前,某校理工科女同學的課堂經驗,我認為十分值得分享。這位女學生說,她曾在一個班上,我不記得細節,大概是與數學相關的課程。某次考試,她表現非常亮眼。男老師公開稱讚她,說女生考得這麼好,真想不到或不容易之類(大意如此)。這位女同學聽到如此讚許,立刻舉手發言,指出男老師言語中蘊涵性別歧視。老師聽了同學的話,一驚,一愣,但隨即向同學致歉。我聽完後,暗暗為這位學生與老師鼓掌。這位女同學能義正詞緩捍衛自己權益,老師也能立即領會敏感處,並在公開場合致歉。這都是非常令人敬佩的行為。

日常生活中,經常聽到許多玩笑,部分的確有遊走邊緣之嫌。貴如紂王,酒後闖禍自有高人對付。但是平凡如你我,可能還是得有賴性別友善相關制度保障權益,平時也得更支持性別相關教育以養成尊重性別多元的態度。對了,姑且不管近來歷史學對紂王或妲己在歷史上的定位有新的討論,光是童書中隱藏著成人世界的性別觀或倫理觀這件事情,就可以在讀童書時多多留意或加工了。

不過,話說回來,「性」這個現象,其實還真的滿複雜。在20世紀上半葉,各領域都試著找出「普遍理論」(general theory)來統整多元現象的時代。德國生物學家Max Hartmann (1876-1962) 便曾提出了「一般性象理論」,這個理論包括三個重點:

1. general bipolar sexuality
2. general bisexual potency

3. relative sexuality

雖然這個理論的普遍性在科學上容有爭議,但在某些生物上的確可觀察到此一現象。圖中是一種微鞭蟲屬的生物 (hypermastigote flagellate),請看看左下角(d) 那個圖的中間那隻,「相對」於其所接觸的個體,便同時表現出兩種「性象」(性方面表現出的現象),也才會有上述的第三個重點「相對性象」(relative sexuality)。

記得多年前在墨西哥的一次報告中,聽眾問我Hartmann是否曾討論此理論與人類現象的關係。我回答,印象中,Hartmann 與當時德國的人類性學研究所(印象有點模糊,沒確認的機構名稱)通訊時,迴避了這個問題。當然,從原生生物的現象要直接推論到人類的現象或行為,並不怎麼妥當。Hartmann作為實驗室科學家,態度有所保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Hartmann同時是位宣稱要提出生物界「普遍理論」的理論生物學家,卻似乎沒有多說一些,更沒有像達爾文一樣,專門寫了一本關於人類演化的書 (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1871)。達爾文的書到今天為止剛好200周年,人類演化問題仍有許多待研究之處。Hartmann關於性象研究也才只是一個世紀左右前的理論。不過呢,無論關於性象的科學研究未來如何發展,性別友善仍是我們這個社會所追求且願意珍視的人文價值,這點無庸置疑。

鷓鴣菜的永恆安安

相對性別 a) 弱雌配子進入正常的雌配子;b) 分化之後具有更多雌性的配子讓正常雌配子的表現如雄性; c) 三個配子結合。中間的雌性分化弱於最上面的配子,最底下的則更弱 (因此表現得像雄性;d) 兩個雄性配子嘗試結合,底下的較缺乏細胞質顆粒。此圖是Hartmann引用其他學者的研究。英文可參考:Hartmann, Max. “Sex Problems in Algae, Fungi and Protozoa: A Critical Account Following the Review of R. A. Lewin”. The American Naturalist Vol. 89, No. 849 (Nov. – Dec., 1955), pp. 321-346 (26 pages)

涵多路專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