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為何成為全日本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比例最高的地方?生活習慣、觀光客與…美軍 

文/謝竹雯

日本的疫情在今年八月至九月初單日染疫人數屢屢破萬、不斷創下歷史新高之後第五波疫情似乎到達了尾聲。是的,第五波。筆者不只一次在美國和在台灣聽到原本對日本防疫抱有高度期待之眼鏡摔碎的聲音。畢竟一個有著Doctor X…世界名列前茅醫療水平、國民習慣戴口罩、多次贈送台灣疫苗的國家,為什麼會在面對疫情時表現不如預期目前報導分析可能與醫生人數、醫藥品開發費用與國家的醫療預算在先進國家中偏低,以及政府僵化的防疫政策與仰賴人民自肅等原因有關。

Doctor X這次將在疫情爆發的背景下展現永不失敗的精神

令人意外的還有日本國內染疫人口分布的問題。倘若仔細觀察依47都道府縣劃分的染疫地圖,染疫人數比例最高的地方,不是舉辦奧運、人口數最多、人口密度最高的東京,也不是人口密度第二高和第三高的大阪和神奈川。將東京、大阪和神奈川甩在後面,穩坐確診人數比例龍頭寶座的行政區,竟然是距離台灣最近的沖繩縣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所發布的「圖解看日本疫情」,疫情以來沖繩累積的新型冠狀病毒確診人數比高居日本第一,每十萬人中約有3430例,相較於東京的每十萬人2705例、全國平均每十萬人的1351例,明顯高出許多今年八月中旬沖繩縣宮古島市的新增感染人數甚至來到每10萬人中有444人,讓市長座喜味一幸出面呼籲觀光客止步,時稱世界上最嚴重的疫區另外,沖繩也歷經了從今年523日到930為止共計131全日本歷時最長的緊急事態宣言在這數個月之間醫療機構的中重症的病床逼近全滿,許多患者被迫在家或旅館療養沖繩疫情嚴峻之甚可見一斑。  

圖解:看日本疫情(チャートで見る日本の感染状況: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  截至10月11日為止,日本各都道府縣每十萬人當中的確診人數比例,前十名。

為何沖繩的新冠肺炎感染人口比例成為全日本第一?

原因其實很多,絕對不只是觀光客很多而已(日本國內觀光客)沖繩縣立中部醫院感染科高山義浩醫師指出,和日本的其他地方相比,沖繩的新冠肺炎感染不停歇的原因還包含以下幾點:人口高度集中於沖繩本島南部,例如沖繩縣縣廳所在的那霸市人口密度比名古屋市還高;觀光客與返鄉者等人群移動頻繁例如即使是與往年相比數字驟減的2020平均1天也有1萬人入境沖繩;沖繩的高齡化率(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例是日本最低,換句話說活躍的年輕人數相對多中年有配偶的人口比率全國最低單身中年獨居比例高,因此與小酒館、卡拉ok、標會(模合、moai等的朋友圈社交頻繁,也因此較難配合減少外出、自肅在家與家人一起度過的政策宣導親戚之間的關係與往來緊密,與祖母吃飯、大家族聚會等跨世代的群聚活動不少沖繩的炎熱時期六月到十月比日本其他各地要來得漫長,因此待在冷氣房等密閉空間的時間也較長。此外,還有另一個日本其他都道府縣沒有或偶有見之的原因:美軍。 

駐日美軍示意圖  

駐日美軍,顧名思義就是從美國派駐日本的美國軍人,是日本自今年一月起「如無特殊原因全面禁止外國人入境」的邊境管理政策之下的特例,是日本政府無法掌控的移入人口,被形容為「開了一個洞」。而承載著七成駐日美軍基地的沖繩縣等於承受著較高境外移入病例的風險沖繩當地居民與美軍接觸與互動的機率也自然比其他地區居民要高出許多,因此美軍的存在本身也就成為沖繩縣染疫人數居高不下的可能原因之一。倘若留意沖繩地方報紙關於疫情確診案例的報導,可以發現除了一般常見的家戶內、職場、飲食等分類之外,還會看到其他都道府縣報導中少見的「美軍相關人員」(米軍関係,包括美軍、美軍中的文職與雜勤人員、美軍軍眷等等的分類 

美軍的存在和沖繩防疫的關聯性,還可以細細檢視如下: 

首先,在日本嚴格管制邊境防疫的同時,基於日美地位協定,美軍搭乘一般商業航班入境時無須受日本檢疫體制規範便可進入日本,直到20207月時因為美軍感染人數攀升才更改協定;此外,美軍甚至可以搭乘美國政府包機的愛國者快車(Patriot Express),直接降落位在三沢、岩國、佐世保、沖繩的駐日美軍空軍基地內避開民用機場的入境檢查使得日本政府無法掌握確切入境美軍人數乃至可能的染疫人數 

第二,美軍的染疫人數調查統計和縣政府的統計是分開進行的,資訊的流通不能說沒有,但是速度偏慢或者沒有全面共享,因此難以去追溯和美軍相關的傳染鏈根據琉球新報指出,感染者若和美軍有長時間近距離接觸濃厚接触歷史,因無法再往下追溯特定個人,只能被放入「朋友或認識的人」(友人知人的模糊分類內不利於地方政府追蹤與擬定防疫政策。在沖繩縣政府官網上每天更新的新冠肺炎傳染路徑文件中,去年716日確定一例由美軍傳染的案例,在一年多之後,米軍関係」的數字仍維持在奇妙的「1」。在無從向美軍確認的情況下,基本上無法掌握病毒傳播路徑的實態。 

第三, 2014年後基於「國際社會上對美軍的可能威脅」等軍事考量美國停止更新公告駐日美軍確切的軍隊組成和人數資訊,目前日本政府在統計上使用的美軍相關數據仍停留在2013年的資料 

第四,不能忽視的還有在美軍基地內工作的日本籍的基地員工基地従業員,包括廚師、翻譯、建築工人等等以及在進出基地往返於工作場所與居住地時對其家戶和所屬社區的影響。 

沖繩縣新冠肺炎傳染路徑 (10/9資料,紅框為筆者所加)

20207月沖繩的美軍基地內感染人數開始狂飆、爆發集團感染引發民眾的不安與不滿,沖繩縣知事玉城Denny籲請美軍共享情報和合作抗疫於是美軍與日本政府達成協議,在20207月底開始於網路上公開基地內的染疫人數實施入境為期兩週的禁用大眾運輸等移動限制以及解除移動限制前的PCR檢測,但是感染路徑以及對病毒變異株的檢查等仍不明確 

駐日美軍新冠肺炎感染人數網頁 

(身為因為疫情邊境管制政策而被擋在日本國門外無法作田野長達九個月的筆者的)結論:沖繩突出的染疫數字,以及在日本主流媒體中較少被指出的美軍因素,讓我們看到疫情之下不只是經濟與醫療的拉扯,還有軍事與醫療的兩難。表面可見的防疫數字與圖表背後,是國防安全和防疫安全的相互抗拮,是軍─民關係的糾葛,更是沖繩─美國─日本之間自二戰後複雜關係的展現 

 

涵多路專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